美文书吧 > 旋风少女 > Chapter 9(1)
  Chapter9

  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一刻开始,百草忽然有了一种微妙奇异的感觉。有时晓萤刚一出腿,如闪电般,她的意识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身体就仿佛已经洞晓了晓萤的意图,抢在那最微妙的关键时刻,在晓萤出腿动作使足之前——

  反击!

  “砰——!”

  晓萤重重摔倒在垫子上,痛得呲牙咧嘴,连声惨呼,都快哭出来了:“好痛啊……”

  “对不起。”

  刚一收住腿站稳身体,百草就赶忙去看晓萤。一次次地观察晓萤进攻前那一瞬间的变化,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判断出来然后准确反击,不过让她欣喜的是,她慢慢的在进步。一开始是十次进攻中能成功地判断出来一次,后来是能判断出五次,今天居然渐渐能超过一半的比例了。

  “算啦,没关系,你又不是故意的。”

  晓萤赖在垫子上不肯让百草扶她起来。奇怪,刚才那一腿,就好像百草已经看出了她是要横踢,早就等在那里,她还没来得及将腿势出尽,百草就一个转身后踢抢先一步踢中了她。

  “要不要休息一下?”

  百草蹲在旁边,用毛巾帮她擦汗。

  “继续练习,不准偷懒!”

  若白边指点秀琴进攻时的腿法,边头也不回地命令,晓萤和百草错愕地同时扭头盯住他。为了备战道馆挑战赛,这几天若白师兄除了跟亦枫对练,就只专注于加紧训练秀琴师姐的腿法。怎么连她们这边的动静,若白师兄都看在眼中的吗?难道他背后也长着一只眼?

  越练越顺手,渐渐的,似乎每次反击她都能找到一点感觉,判断错误被踢中的次数越来越少,晓萤被她反击成功踢中的机率却越来越高。就在百草兴奋得心脏怦怦地跳起来,以为自己终于摸到了门道,制敌以先机的练习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时——

  站在旁边,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她们对练情形的若白突然说:

  “停一下。”

  百草和晓萤赶忙收住身形。

  扫视一圈练功厅内其他正在对练的弟子们,若白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十二三岁面容清秀的男孩子身上,喊:

  “丰石!”

  “是!”

  停下和队友的对练,丰石一路小跑过来,笔直地站在若白身前,恭敬行礼说:

  “若白师兄!”

  “你和晓萤对换一下,从现在开始,你和百草一组练习。”

  “……是!”

  丰石愣愣地应声。

  百草也愣住了。

  晓萤更是愣住了,明明她和百草练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人啊。

  “开始练习!”

  若白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晓萤走了,留下丰石和百草彼此行礼道:

  “请多关照。”

  然后,两人就在若白的注视中开始对练了起来。

  “呀——!”

  “哈——!”

  丰石率先发起进攻,百草略慢半秒,两人的身影空中交错!

  “砰——!”

  “砰——!”

  “砰——!”

  横踢!前踢!反身后踢!腰部、胸口、肩头被丰石的腿重重踢中,百草惊愕得茫然失措,一次次摔倒在垫子上,却震惊得连疼痛都无法感觉出来!

  怎么会?

  为什么丰石和晓萤截然不同!

  这几天来刚刚在晓萤身上摸索出来的一些经验和感觉,放到丰石身上竟似完全行不通了!晓萤在出横踢前,身体会先微微往后撤一下,丰石却并不后撤,晓萤的前踢,丰石的前踢,晓萤的双飞,丰石的双飞……明明是同样的动作,丰石在出招前一瞬间的起势竟令她完全把握不到规律。

  终于,当丰石的一脚后旋踢重重踢上她的肩头,当她像不堪一击的稻草人般被重重踢飞到垫子上时——

  若白宣布今天的晨练结束了。

  看着痛得有些爬不起来的百草,丰石正准备扶她起来,晓萤也胆战心惊地跑过来想看看她伤得怎么样,若白却已经走到百草面前。

  蹲下身子。

  他凝视着正努力试图坐起来的百草。

  淡淡地说:

  “明白了吗,即使你把晓萤的进攻研究得再透彻,一旦换了对手,就还是只能重新开始。”

  所以,她是白练了吗?

  刚刚有的一点喜悦感被打击得荡然无存,是的,明明对付晓萤的进攻已经很有效了,可是换成丰石,就一点用都没有了。所以,她的这种练习并不能增加实战经验和技巧吗?

  眼睛呆滞地坐在垫子上。

  百草整个人傻住了。这几天充满希望的疯狂练习,原本以为已经见到了一点曙光,却突如其来地被告知其实是行不通的!

  走过百草身旁时,其他弟子们忍不住投给她同情和怜悯的目光。只是因为没能参加道馆挑战赛,就痴傻得如此厉害了吗?被原本不如她的晓萤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今天又被丰石打得惨不忍睹。

  秀琴也欲言又止地在她身边停了几秒钟。

  练功厅里的人基本走完之后,晓萤、阿茵、萍萍故意热闹地谈笑着帮异常沉默的她整理打扫,小心翼翼地不让她想起刚才若白师兄对她的嘲讽。

  见她伤得连走路都有点一跛一跛,挽起她的道服袖子,又看到胳膊上那些比前几日突然多出很多来的红肿伤痕,初原眉头顿时皱得紧紧的,问她说:

  “怎么伤的这么重?”

  她却是愣愣的,眼睛也愣愣直直的,大概是在用力想着什么,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他摇摇头,将药油在手心搓热,站起身来先揉搓她今天伤得最重的肩膀。过了片刻,又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