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旋风少女 > Chapter 5(1)
  chapter5

  “回国之前,敏珠闹着让我一定要跟你实战一次,看你的功夫究竟是什么程度,为什么她会败给你。”婷宜走过来,目光柔和地打量面前这个如小鹿般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一双长腿的女孩子,“你是新来松柏道馆的是吗?以前没有见过你。”

  “是。”

  百草把目光从廷皓的身上移回来,又看向这个叫婷宜的少女,心里有些微微的激动。

  廷皓和婷宜兄妹两人天赋出众,从小被誉为跆拳道天才兄妹。去年年初,兄妹俩参加了在韩国举行的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婷宜进入了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中她那个级别的八强,而廷皓居然战胜韩国、美国和伊朗的选手,获得了他那个级别的冠军,这在中国近年来参加的跆拳道大赛中是绝无仅有的胜利!

  当消息从国外传回来的时候,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廷皓和婷宜的名字。她曾经拿着一张报纸看了足足一晚上,那报纸上附有廷皓身披五星红旗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照片,照片有些模糊,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那少年唇角耀目的笑容。

  当时她偷偷地想——

  如果她也可以像他一样成为冠军,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身披鲜艳的国旗,听着国歌在耳边奏响……

  如此近的距离看到廷皓和婷宜兄妹,百草忽然又有些恍惚,甚至没有太听清楚婷宜在对她说些什么。她以为像婷宜这样的跆拳道高手是会很骄傲的,然而,婷宜望着她的目光却非常柔和温煦。

  “可惜这会儿没有穿道服,”婷宜笑容清雅,“不过这次我会在松柏道馆小住几天,有机会的话,咱们实战一次,好吗?”

  百草一时愣住了,晓萤推了她一下,她才如梦初醒地说:

  “好。”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和婷宜这样的高手实战,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听到百草将会有机会和婷宜实战,松柏道馆的小弟子们羡慕极了,纷纷围住他们,要求在馆内选拔赛之后也要跟他们实战一次,直到若白冷声命令弟子们开始训练。

  因为明天就是馆内选拔赛,又因为有廷皓兄妹在旁边,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训练得格外卖力,前踢、横踢、侧踢,每个动作都恨不能使出十二分的力量!百草的出腿动作却不知不觉变得有些僵硬,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看看廷皓和婷宜,想要让自己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你又踢到我的手了。”

  耳边传来亦枫的声音,百草如梦醒般地收腿站好,见他拿着脚靶的右手手腕果然红了一片。

  “对不起!”

  她慌忙道歉。

  “一见到偶像就心神不属了,注意力这么容易被分散吗?”亦枫打个哈欠,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的道歉声,“就这样的赛前状态,明天的馆内选拔赛,我看你的机会不大。”

  “对不起。”

  百草羞愧地涨红了脸。师父教导过她,练习时要全神贯注,绝不能分神,不能因为练习不是比赛就散漫起来。她一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却不料今天见到廷皓兄妹俩竟失去了常态。

  “继续吧。”

  亦枫举起脚靶,百草再不敢分神,凝神定气,听着若白的口令向亦枫高高举起的脚靶飞腿踢去!

  训练结束后,百草这才发现廷皓和婷宜兄妹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练功厅了。吃晚饭的时候,晓萤说廷皓兄妹俩这几天会住在松柏道馆,顺便观看明天开始的馆内选拔赛。

  “嗯,贤武道馆和咱们松柏道馆的关系是很好的。”

  晚饭后,她和晓萤来到练功厅,垫子上已经满是正在一组一组对练的弟子们。亦枫今晚没有来,于是她和晓萤一组练习。练功的间隙,晓萤边擦汗边对百草说:

  “馆主夫人和方夫人是手帕交,就是传说中的闺中密友,在廷皓哥哥和婷宜姐姐很小的时候,方夫人常常带着他们过来玩。他们和初原师兄还有初薇师姐的感情很好,所以这次刚从韩国回来就到咱们这里小住了。”

  “是这样啊。”

  百草坐在垫子上拍打自己的双腿,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紧张的关系,她感到自己的腿变得有点僵硬。

  “其实,原本咱们松柏道馆也很了不起的。”晓萤叹口气,有一下没一下地挥着手中的脚靶,“初原师兄还在练跆拳道的时候,松柏道馆真是风光无限啊,他在十四岁,就是咱们这个年龄上,几乎拿到了所有跆拳道比赛他那个级别的冠军。虽然没有出国参加过比赛,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只要初原前辈去参加,就一定会是冠军。”

  “初原前辈练过跆拳道?”

  百草吃惊极了!

  “是啊,你没听说过吧。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可是我永远不会忘的,”晓萤沮丧地又叹了一口气,“那时候真是辉煌啊,廷皓哥哥当时还小,很崇拜初原师兄的,整天追在初原师兄身后跑。其他所有道馆都羡慕松柏道馆出了初原师兄这样的天才少年,初原师兄几乎是所有道馆的弟子们心目中的偶像。”

  百草愣愣地听着。

  那个宁静的少年,眼睛清澈温柔,仿佛不沾世间的尘埃,居住在与世隔绝般的小木屋里。

  “可是到了十五岁,该去考黑带段位了,初原师兄却突然决定再也不练跆拳道。不管多少人劝他,他都打定了主意不再练了,反而一心要学医,后来考上了最棒的医学院。”晓萤皱着脸,继续叹气,“你不知道,那段时间初原师兄很艰难,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师父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不跟他说话,师兄弟们也气他抛下大家不顾,都不理他。初原师兄在道馆里被彻底孤立了。”

  百草的心骤然紧缩住!

  她明白那种被孤立被排斥的滋味,却想不到初原前辈也有过类似的遭遇。

  “也不能怪大家生初原师兄的气,自从初原师兄退出跆拳道,若白师兄成为大弟子后